賈寶玉房里的女人們

  • A+
所屬分類:紅樓解讀
紅樓夢開篇就借茫茫大士渺渺真人這一僧一道開宗明義地指出,這一樁故事的緣起,石頭記的由來皆只因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的木石前緣,“如今現有一段風流公案正該了結,這一干風流冤家,尚未投胎入世。想這一干人入世,其情癡色鬼、賢愚不肖者,悉與前人傳述不同矣。”

既然紅樓夢又名風月寶鑒或是情僧錄,自然不乏風月之事,而賈寶玉作為紅樓夢的主人公,作為那枚頑石的化身就是為了到那昌明隆盛之邦,詩禮簪纓之族,花柳繁華地,溫柔富貴鄉去歷盡離合悲歡炎涼世態,從而領悟那紅塵中究竟是到頭一夢,萬境歸空,寫賈寶玉的性事就是寫寶玉的個體成長及自我覺醒,這個是毋庸置疑且不容回避的,這世間的情愛,不過是鏡中花水中月,到頭來不過是一場空,這是一個感悟的過程。

第六回警幻仙子以其妹可卿來警示賈寶玉,教以云雨之事,可卿這個人物相當關鍵,可謂是賈寶玉的精神導師,性啟蒙者,她對于寶玉的成長與勘悟具有重大意義。

領略完仙界的那一派風流旖旎之后,賈寶玉義無返顧墮入萬丈紅塵,沉溺于富貴溫柔鄉。

率先與寶玉領那警幻所訓之事的是賈寶玉的大丫鬟襲人,“說著便把夢中之事細說與襲人聽了。然后說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襲人掩面伏身而笑。寶玉亦素喜襲人柔媚嬌俏,遂強襲人同領警幻所訓云雨之事。襲人素知賈母已將自己與了寶玉的,今便如此,亦不為越禮,遂和寶玉偷試一番,幸得無人撞見。自此寶玉視襲人更比別個不同,襲人待寶玉更為盡心。暫且別無話說。”

怎么會沒有人有所察覺,與寶玉初試云雨之后,襲人的地位凸顯,打破了以往的平衡之態,本來大家地位是一樣的,月錢也一樣,現有一個襲人脫穎而出,搶得了先機,怡紅院人人自危,由此才爆發了怡紅院第一次大的沖突,看似是寶玉與晴雯之間的沖突,實則是眾人對襲人不滿的總爆發。

“晴雯聽他說“我們”兩個字,自然是他和寶玉了,不覺又添了酸意,冷笑幾聲,道:“我倒不知道你們是誰,別教我替你們害臊了!便是你們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兒,也瞞不過我去,那里就稱起‘我們’來了。明公正道,連個姑娘還沒掙上去呢,也不過和我似的,那里就稱上‘我們’了!”

這就說明在眾人對花大奶奶的一派調侃聲中,實則暗流涌動,整個怡紅院的局面變得微妙且復雜。

賈府的規定,姑娘們每人除貼身掌管釵釧的兩個丫鬟外,另有五六個灑掃房屋來往使役的小丫鬟。而寶玉是賈母最得意的嫡親的孫子,心肝兒肉一般的寵溺著,較之眾姑娘又更嬌貴些,因此,寶玉房里有襲人等八個大丫鬟,佳蕙等八個小丫鬟,共計十六個人,是眾姊妹的兩倍。

寶玉的丫鬟個個都是經過千挑萬選,人尖中的人尖,尤其是貼身近侍者更是由賈母她老人家欽定的,比如襲人,賈母因素喜襲人心地純良,克盡職任,遂與了寶玉,比如晴雯“這些丫頭的模樣爽利言談針線多不及他,將來只他還可以給寶玉使喚得”。

寶玉對大觀園的第一俏丫鬟晴雯并非沒有非分之想,寶玉對于薛寶釵那一段雪白的酥臂尚且心旌神搖,對黛玉如何不朝思暮想,對有著黛影之稱的晴雯能不向往嗎?寶玉對黛玉不敢造次,但對于晴雯他大可以以他主子的身份來要求,襲人不是從了嗎,碧痕不是從了嗎,因此在撕扇子作千金一笑之前就發生了一個小插曲,寶玉盛情邀請晴雯共同沐浴,卻勾起一些隱語來。

“我才又吃了好些酒,還得洗一洗。你既沒有洗,拿了水來咱們兩個洗。”晴雯搖手笑道:“罷,罷,我不敢惹爺。還記得碧痕打發你洗澡,足有兩三個時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我們也不好進去的。后來洗完了,進去瞧瞧,地下的水淹著床腿,連席子上都汪著水,也不知是怎么洗了,笑了幾天。”
這一段描述信息量極大,其中之幽深款曲大家自行腦補。怡紅院的這些丫鬟們誰不覬覦寶玉妾室這個位置,對這些姑娘們來說能成為寶玉的房里人,于她們來說是最好的歸宿,且不說是這樣鐘鳴鼎食的人家,單就寶玉這樣的人品,這樣的性情,對女孩兒的這份情誼,那可真是打著燈籠都難找的主兒,在襲人與寶玉初試云雨之后,在這種情勢之下,當然會有人去效仿襲人,碧痕有可能就是第二個。

怡紅院一干人等人才濟濟,個個不是省油的燈,小紅那樣伶俐的丫頭尚且不能近身服侍,勾搭寶玉不成,早早就把視線轉移到了賈蕓身上,二人蜂腰橋遺帕傳私情,在整個大觀園尚處于一派懵懂之際,小紅早早就為自己覓得了歸宿,尋得了退路,成為眾丫頭中唯一一個高瞻遠矚具有戰略眼光的人。

除了碧痕就連一向老實巴交的麝月也有嫌疑,第二十回麝月“說著,將文具鏡匣搬來,卸去釵釧,打開頭發,寶玉拿了篦子替他一一的梳篦。只篦了三五下,只見晴雯忙忙走進來取錢。一見了他兩個,便冷笑道:“哦,交杯盞還沒吃,倒上頭了!”寶玉笑道:“你來,我也替你篦一篦。”晴雯道:“我沒那么大福。”說著,拿了錢,便摔簾子出去了。”寶玉房里大丫鬟中獨善其身、白璧無瑕的也許只有一個冰清玉潔的晴雯了,因此在第三十七回,晴雯才會說“你們別和我裝神弄鬼的,什么事我不知道”。

至于晴雯為什么拒絕了寶玉,或許她不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來謀求這個位置,她自有她的驕傲跟堅持,這恰恰是晴雯最動人的地方,不是不愛,而是有所堅守,正因為拒絕了寶玉,才上演了紅樓夢里最動人的一幕晴雯撕扇。

晴雯撕扇,率性而為,赤子情懷盡現,大觀園里百花齊放,每一朵花都有自己的品性,我們不便評論其高下,但總有一種花香默默縈懷,繾綣不散。

然而恰恰是最冰清玉潔的晴雯,在王夫人眼里,卻是釵軃鬢松,衫垂帶褪,有春睡捧心之遺風的狐猸,而最后擔負不潔之名被逐出門的也恰恰是晴雯,這真是天大的諷刺。

晴雯嗚咽道:“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的:我雖生的比別人略好些,并沒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樣,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個狐貍精!我太不服。今日既已擔了虛名,而且臨死,不是我說一句后悔的話,早知如此,我當日也另有個道理。不料癡心傻意,只說大家橫豎是在一處。不想平空里生出這一節話來,有冤無處訴。”說畢又哭。

晴雯之死是紅樓夢八十回文本里唯一一次用濃烈而完整的筆觸去展現一個美好生命的凋謝,晴雯之死成為一種象征,從此以后大觀園芳華凋敝風流盡逐,只余下滿目的蒼涼!

一個是金釧,一個是晴雯,金釧只是因為口頭與寶玉說笑了一回,便被王夫人攆了出去,而晴雯只是因為生的比別人標致了些,便被冠以妖精的稱號,生生地含冤致死,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曹雪芹就是要用這種沉重而蒼涼的筆觸,對于這些美好生命做一種懺悔,對逝去生命的一種追憶,所以才演繹一出這懷金悼玉的紅樓夢。

作者:玉玲瓏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