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紅樓夢》看撒嬌的學問

  • A+
所屬分類:紅樓解讀

一直以為,撒嬌是一件很風情的事兒。對于女人來講,撒嬌也是一種很自然的本能。竊以為一個能把嬌撒得恰到好處的女人必然嬌羞無限、風情萬種。可是撒嬌也是件頗具風險的事兒,對著誰可以撒,什么時候撒,用什么方式撒,撒到什么程度彼此都熨帖,極難拿捏。一點細微之處出了差錯,都能將這件很風情的事兒倏爾轉變為頂尷尬的事兒。

紅樓夢》里,薛寶釵是不會向賈寶玉撒嬌的。這恐怕不全是因為寶姑娘自重身份,珍重芳姿。就說有一次寶姑娘勸寶玉仕途經濟吧,寶玉聽到這些“混賬話”,也不管人臉上過得去過不去,就嗐了一聲,拿起腳來走了。這里寶姑娘的話也沒說完,見他走了,登時羞得臉通紅,說又不是,不說又不是。自己訕了一會子去了。寶釵能拿這事和寶玉又哭又鬧又吐藥嗎?不能。寶玉寶釵之間缺少一種“場”,一種親密的、完全信任的氛圍。寶玉也艷羨寶釵兩條雪白的膀子,卻并不敢造次去摸一摸;寶釵也關心寶玉的境遇,但并不會關切地去伸手擷去他臉上的汗。所以只能是“縱然是舉案齊眉,到底意難平”。

都說“襲為釵副”,可是襲人就能向寶玉撒嬌。“情切切良宵花解語”一節,襲人就可以以“哥哥要贖自己出去”為要挾,要寶玉答應她三件事情。“你若果都依了,便拿八人轎也抬不出我去了。”花襲人的嬌嗔滿面讓寶玉不禁又賭咒起誓,要化灰化煙了。可是襲人在寶玉面前的撒嬌是分場合看情況的。寶玉生了氣真一腳踢到她的肋上,她也只有忍痛說沒事的份兒。

除了襲人,敢和寶玉撒嬌的丫頭也只有晴雯了。“賈寶玉大醉絳蕓軒”一節,寶玉回來,晴雯可以笑說:“好,好,耍我!研了那些墨,早起高興,只寫了三個字,丟下筆就走了,哄的我們等了一日。快來給我寫完這些墨才罷!”嗔著說手冷,寶玉趕緊替她渥著。可是撒過了頭就有些不妙了,那一次晴雯摔壞了扇子,寶玉一句“蠢才”,引來了晴雯一番牢騷,最后鬧得寶玉差點要回太太讓晴雯出去。雖然后來寶玉主動和解,搬來一箱扇子讓晴雯撕。“晴雯撕扇”也成為《紅樓夢》嬌態滿面的經典畫面,我總覺得這嬌撒得不夠面子,有些牽強。可見寶玉再喜歡晴雯,也是公子哥兒心情好時的玩樂罷了。

可以由著意兒向寶玉撒嬌的,也就是黛玉一人了。不少人不喜歡黛玉都是因為她“小性兒,行動愛轄制人”。其實黛玉很多時候還是很懂人情世故的,且不說她剛進賈府時小小年紀就知道“時時留心,步步在意”,就是得到賈母超過三個孫女兒的寵愛后也還是知書達理、有分寸有講究的。也就是在寶玉面前,她才會毫無芥蒂、一句話說不對就惱了,哭了,不理人了,甚至剪玉穗子摔玉鬧得不可開交。而黛玉敢這樣不計分寸地撒嬌,就是拿準了寶玉會打疊起千百樣的款言溫語,叫上幾百聲的好妹妹。黛玉的撒嬌要的是寶哥哥的哄勸,其實也是變相地求證,不時想知道自己在寶玉心里究竟有多重。想到這一節,不光寶玉憐愛,連讀者也要起憐愛之心了。

紅樓夢里,能有寶黛之間這份無處不可、無所不能的撒嬌的,也就只有齡官對賈薔了。齡官病了。賈薔特地花了一兩八錢銀子買了個會銜旗串戲的小鳥來,替齡官解悶。齡官偏不領情,說賈薔拿雀兒打趣她,又說賈薔不關心他。把賈薔弄得左右不是,又是起誓,又是放雀,又是要去給她請大夫。齡官卻又說“站住,這會子大毒日頭地下,你賭氣請來了我也不瞧。”

仔細想想,撒嬌是把自己的弱處亮給對方看,偏偏是想用這弱換來對方的憐和愛。所以拿不準的對象是不能撒的。撒出去的嬌潑出去的水,一腳踏空想收回來可是萬萬不能,這時候想找個地縫都難。就是對象拿準了,時機、方式、程度拿不準也會撒嬌不成徒尷尬。

這樣看來,撒嬌是件頂幸福的事兒。尤其是有個人可以讓自己由著意兒撒嬌,不必講究方式,無需拿捏尺寸。無論什么時候,你都可以有十足的底氣相信這世界上總有一個人愛你疼你嬌你寶貝你,你一跺腳一撅嘴,一蹙眉一流淚都會讓他覺得“腸子都給揉碎了”。這時候的女人,無論年方二八,還是兩鬢白發;不管金奴銀婢,還是布衣荊釵,都是幸福的女皇。

換個角度來講,女人在你面前撒嬌,最起碼說明她喜歡你而且相信你一定喜歡著她。她如果不喜歡你,斷不肯在你面前露出嬌態;如果不確信你喜歡她,也絕不會冒撒嬌落空的風險。反之,如果女人在你面前永遠寬容大度、彬彬有禮,她一定和你沒親密到那個份兒上。要不就是還不夠喜歡你,要不就是拿不準她在你心里的位置。這世界上沒有不會撒嬌的女人,只有不愿撒不能撒的女人。也是,除了撒嬌賣癡成性的庸俗脂粉,哪個女孩兒肯把自己最嬌柔的一面展現給說不準回音的人來看呢?

女人撒嬌的方式有很多,不見得一定要一哭二鬧三上吊。新婚晨起,新娘子“妝罷低聲問夫君,畫眉深淺入時無”,溫情旖旎;丈夫離家,嬌妻“休休,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難挽留”,纏綿悱惻;少女歪著腦袋對著情郎“欲呈纖纖手,從郎索雙釧”,嬌俏動人,男人為博功名夜半苦讀,女人嘟著小嘴“問郎知是幾更天”,更是嫵媚蕩漾了……所以面對女人的撒嬌,多一份同感動,少一些不耐煩,所謂好男人就是在女人高興的時候陪她一起高興,生氣的時候不陪她一起生氣,撒嬌的時候打疊起千百樣的溫存軟語來配戲。

其實男人也是會撒嬌的,不過性別的自尊讓他們把這種愿望隱藏得更深一些,方式會改變一些,時機會更有選擇性一些。有時候男人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會很霸道,甚至不講道理,不妨看做撒嬌的一種,潛意識希望得到包容、順從、溫柔和體貼。病痛也可以幫男人暫時脫了自尊的殼子,在女人面前孩子一樣撒嬌。所以說男人生病的時候往往會變得特別嬌氣。聰明的女人,會笑著對待這難得的孩子氣,像母親一樣給他溫暖的懷抱。

再推而廣之,人天生就是需要撒嬌的動物。小的時候是最樸質天然的狀態,向父母撒,向疼愛自己的長輩撒,隨時隨地,想撒就撒;長大了就懂得隱藏了,只向自己最親愛的人撒,在只有你我的空間撒,在甜蜜醇濃的時間撒;老了老了會向子女撒,不是說“老返小”嗎?人老了也會在子女面前特別執拗,這也是返璞歸真的一種吧。

不管你可以在你的父母,你的愛人,你的子女面前由著意兒撒嬌,還是你的子女,你的愛人,你的父母可以在你面前由著意兒撒嬌,都是無比難得和幸福的,而且這個時間段兒是過去了就不會再回來的。一句話,撒嬌的和被撒嬌的都是幸福的。

最孤獨的,是舉目眺望,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供你撒嬌;最可悲的,是環顧四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愿意向你撒嬌;而最可怕的,是你在不知不覺間,竟喪失了撒嬌的愿望和能力。這樣的生活如果像水,必然是少了波瀾的死水。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