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虛幻境判詞與金陵十二釵歸宿

  • A+
所屬分類:紅樓解讀

1. 林黛玉

林如海與賈敏的女兒,自小聰明清秀,與詩書為伴,但父母讓她讀書識字,“不過假充養子之意,聊解膝下荒涼之嘆”。因父母先后去世,外祖母憐其孤獨,接來榮國府扶養,逐漸與寶玉相知相愛。雖然她是寄人籬下的孤兒,但她生性孤傲,天真率直,和寶玉同為封建的叛逆者,從不勸寶玉走封建的仕官道路,她蔑視功名權貴,當寶玉把北靜王所贈的圣上所賜的名貴念珠一串送給她時,她卻說:“什么臭男人拿過的,我不要這東西!”。他和寶玉有著共同理想和志趣,真心相愛,但這一愛情被賈母、王夫人等人殘忍地扼殺了。林黛玉淚盡而逝。

2. 薛寶釵

薛姨媽的女兒,家中擁有百萬之富。她容貌美麗,肌骨瑩潤,舉止嫻雅。她熱衷于“仕途經濟”,勸寶玉去會會做官的,談講談講仕途經濟,被寶玉背地里斥之為“混帳話”。她恪守封建婦德,而且城府頗深,能籠絡人心,得到賈府上下的夸贊。她掛有一把鏨有“不離不棄,芳齡永繼”的金鎖,薛姨媽早就放風說:“你這金鎖要揀有玉的方可配”,在賈母、王夫人等的一手操辦下,賈寶玉被迫娶薛寶釵為妻。由于雙方沒有共同的理想與志趣,賈寶玉又無法忘懷知音林黛玉,婚后不久即出家當和尚去了。薛寶釵只好獨守空閨,抱恨終身。寶釵對寶玉是有愛憎之意的,且時有流露;對寶、黛二人的親厚,往往表現出一種局外人的超然態度。寶釵想入宮沒成而嫁給了寶玉,但是她很不幸福,因為寶玉三次出家,她在一個風花雪夜下悲傷死去。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玉帶林中掛,金簪雪里埋。”這段判詞顯然是合寫寶釵、黛玉。兩株枯木上掛著玉帶、雪中埋著金簪,乃喻釵、黛最終命運使人嘆、使人憐也。另外,紅樓夢曲之《終身誤》、《枉凝眉》中有“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一個枉自嗟呀”諸句,可知釵、黛最終結局已在其中隱約寫出--“薛”埋而“林”枯!

3.賈元春

賈政與王夫人之長女,自幼由賈母教養。作為長姐,她在寶玉三四歲時,就已教他讀書識字,雖為姐弟,有如母子。后因賢孝才德,選入宮作女吏。不久,封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賈家為迎接她來省親,特蓋了一座省親別墅。該別墅之豪華富麗,連元春都覺太奢華過費了!元妃雖給賈家帶來了“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之盛”,但她卻被幽閉在皇家深宮內。省親時,她說一句,哭一句,把皇宮大內說成是“終無意趣”的“不得見人的去處”。這次省親之后,元妃再無出宮的機會,后暴病而亡。賈元春在書中出場不多,但她既是賈府的政治靠山也是封建家族制造的“金玉良緣”婚姻的支持者。她在一次賞賜禮物給眾人禮物的時候,獨寶玉與寶釵的相同。這就顯示了寶玉擇偶問題上的傾向。賈府通過這個貴妃娘娘的關系,促使了賈赦、賈珍,賈璉等人有恃無恐地進行打點進貢,太監勒索,開支日繁。也加速了這個封建家族的衰落滅亡。

“二十年來辯是非,榴花開外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夢歸。”此寫元春,與紅樓夢曲之《恨無常》合看,“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當知元春為妃實乃與親人生離死別,為妃即已步入黃泉,恐怕還因失寵死于異鄉為異鬼,故有“兒命已入黃泉,天論呵,須要退步抽身早”的臨死感嘆!

4. 賈探春

賈政與妾趙姨娘所生,與賈環同母,排行為賈府三小姐,是《紅樓夢》故事主人公賈寶玉的庶出妹妹。她也是海棠詩社的發起者,別號蕉下客,居于大觀園中的秋爽齋,為人精明能干,有心機,能決斷,連王夫人與鳳姐都讓她幾分,有“玫瑰花”之諢名。她的封建等級觀念特別強烈,所以對處于婢妾地位的生母趙姨娘輕蔑厭惡,冷酷無情。抄檢大觀園時,她為了在婢仆面前維護作主子的威嚴,“令丫環秉燭開門而待”,只許別人搜自己的箱柜,不許人動一下她丫頭的東西。“心內沒有成算的”王善保家的,不懂得這一點,對探春動手動腳的,所以當場挨了一巴掌。探春對賈府面臨的大廈將傾的危局頗有感觸,她想用“興利除弊”的微小改革來挽救,但無濟于事。最后賈探春遠嫁他鄉。

“才自清明志自高,生于末世運偏消;清明涕泣江邊望,千里東風一夢遙。”乃敘探春雖有男兒之志卻只能“把骨肉家園,齊來拋閃。”一說探春為救賈府毅然舍身遠嫁藩王(和藩之昭君),故只能在夢中遙思父母兄弟和姐妹了。

5. 史湘云

賈母的侄孫女。雖為豪門千金,但她從小父母雙亡,由叔父史鼎撫養,而嬸嬸對她并不好。在叔叔家,她一點兒也作不得主,且不時要做針線活至三更。她的身世與林黛玉有些相似,但她沒有林黛玉的叛逆精神,且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薛寶釵的影響。她心直口快,開朗豪爽,愛淘氣,甚至敢于喝醉酒后在園子里的大青石上睡大覺。她和寶玉也算是好朋友,在一起時,有時親熱,有時也會惱火,但她襟懷坦蕩,從未把兒女私情略縈心上。史湘云后來和一個頗有俠氣的貴族公子衛若蘭結婚,婚后生活還比較美滿。但好景不長,丈夫即得暴病,后成癆癥而亡,史湘云立志守寡終身。

“富貴又何為?襁褓之間父母違;展眼吊斜輝,湘江水逝楚云飛。”述湘云“幼年時坎坷形狀”,長大后“英豪闊大寬宏量”,奈何命途多舛,青春喪偶,漂泊何方?湘、楚泛指今湖南一帶,大約指湘云后來流落楚地,據說寶玉避禍出走,在一小船中偶遇湘云,遂與湘云閑云野鶴不知所終。

6. 妙玉

蘇州人氏。她祖上是讀書仕宦人家。因自幼多病,買了許多替身〈舊時迷信認為命中有災難的人應該舍身出家做僧、道,有錢人家買窮人家子女代替出家,叫替身〉,皆不中用。只得入了空門,身體才好,故一直帶發修行。父母已亡,身邊帶兩個老嬤嬤,一個小丫頭服侍。她極通文墨,極熟經典,模樣又極好。十七歲時隨師父到長安都修行,師父圓寂后,被賈家請入櫳翠庵帶發修行,但她“欲潔何曾潔,云空未必空”,劉姥姥喝過的茶杯,她嫌臟,不要了,而給寶玉喝的茶杯卻是自己日常用的綠玉斗。寶玉生日,她特地派人送去“檻外人妙玉恭肅遙叩芳辰”的字帖。寶玉對妙玉的俗情只是偶一閃念,更多的是一種敬重之情。寶玉對妙玉的疏遠,也是情理之中的了。正值青春芳齡的妙玉,在需要朋友的年齡周圍卻沒有一個朋友,她獨守靜庵,心中孤苦可知。后賈府敗落,她被強人用迷魂香悶倒奸污,劫持而去。

“欲潔何曾潔,云空未必空;可憐金玉質,終陷淖泥中。”系指妙玉命運。“氣質美如蘭,才華馥比仙”的妙玉雖然孤僻,但卻仍是一個令人愛憐的美貌才女。她之為尼,原為消災,卻不知災不但未消,竟招致大災。按脂批透露,妙玉后流落“骯臟風塵”、“白玉遭泥陷”,嫁與渡口劃船的小老頭云云。

7. 賈迎春

賈迎春是賈赦與妾所生的,排行為賈府二小姐。她老實無能,懦弱怕事,有“二木頭”的諢名。她不但作詩猜謎不如姐妹們,在處世為人上,也只知退讓,任人欺侮。她的攢珠壘絲金鳳首飾被下人拿去賭錢,她不追究,別人設法要替她追回,她卻說:“寧可沒有了,又何必生氣。”她父親賈赦欠了孫家五千兩銀子還不出,就把她嫁給孫家,實際上是拿她抵債。出嫁后不久,她就被孫紹祖虐待而死。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黃梁。”“子系”二字合成“孫”的繁體字,指的是迎春的丈夫孫紹祖。“中山狼”用的是《中山狼傳》的典故,喻兇狠殘暴而又忘恩負義的人。這里是比喻迎春丈夫孫紹祖的險惡狠毒和迎春的苦難。此判詞重在道出迎春并非“誤嫁”中山狼,而是因其父使了孫紹祖的銀子而逼嫁,等于是把女兒賣與了“中山狼,無情獸”。故此,中山狼不把迎春作妻看待,要打便打,要罵便罵,“作踐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可憐迎春一個候門千金小姐,不足一載,竟被活活作踐折磨而死,“嘆芳魂艷魄,一載蕩悠悠。”

8. 賈惜春

賈珍的妹妹。因父親賈敬一味好道煉丹,別的事一概不管,而母親又早逝,她一直在榮國府賈母身邊長大。由于沒有父母憐愛,養成了孤僻冷漠的性格,心冷嘴冷。抄檢大觀園時,她咬定牙,攆走毫無過錯的丫環入畫,對別人的流淚哀傷無動于衷。四大家族的沒落命運,三個本家姐姐的不幸結局,使她產生了棄世的念頭,后入櫳翠庵為尼。

“勘破三春景不長,緇衣頓改昔年妝;可憐繡戶候門女,獨臥青燈古佛傍。”寫惜春看到大姐、二姐早夭,三姐遠嫁邊疆,不由得“將那三春看破,桃紅柳綠待如何?”于是改紅妝著緇衣(緇衣指的是尼姑穿的黑色服裝).,“聞說道,西方寶樹喚婆娑,上結著長生果。”遂棄塵世,寧可青燈古佛終其一身。但這條逃避現實的道路凄涼孤獨,仍然是行不通的。詩里流露的同情與惋惜。

9. 王熙鳳

賈璉之妻,王夫人的內侄女。長著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吊梢眉,身量苗條,體格風騷。她精明強干,深得賈母和王夫人的信任并成為賈府的實際大管家。她高踞在賈府幾百口人的管家寶座上,口才與威勢是她諂上欺下的武器,攫取權力與竊積財富是她的目的。她極盡權術機變,殘忍陰毒之能事,雖然賈瑞這種紈子弟死有余辜,但“毒設相思局”也可見其報復的殘酷。“弄權鐵檻寺”為了三千兩銀子的賄賂,逼得張家的女兒和某守備之子雙雙自盡。尤二姐以及她腹中的胎兒也被王熙鳳以最狡詐、最狠毒的方法害死。她公然宣稱:“我從來不信什么陰司地獄報應的,憑什么事,我說行就行!”她極度貪婪,除了索取賄賂外,還靠著遲發公費月例放債,光這一項就翻出幾百甚至上千的銀子的體己利錢來。抄家時,從她屋子里就抄出五七萬金和一箱借券。王熙鳳的所作所為,無疑是在加速賈家的敗落,最后落得個“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的下場。

“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生才;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言鳳姐“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鳳姐雖有歪才,然已處末世。因害死尤二姐及腹中男嬰使賈璉斷后,云賈璉休鳳姐也是事出有因的。故鳳姐最后“家亡人散各奔騰”,一路哭,一路走回金陵老家是作者早已埋下的結局。

10. 秦可卿

賈蓉之妻。她是營繕司郎中秦邦業從養生堂抱養的女兒,小名可兒,大名兼美。她嫵媚有似寶釵,裊娜如黛玉,性格風流,行事又溫柔和平,深得賈母等人的歡心。但公公賈珍與她關系曖昧,致使其年輕早夭。她雖在書中是稍瞬即逝,作者描寫她也是用曲筆,以致人們對她的品行留下許多疑點。雖然是存活得最短的一個金釵,但是她仍有著和其他金釵不同的明顯特色。

“情天情海幻情深,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可卿判詞上的畫既云其自縊身亡,又云其“造釁開端”為哪般?紅樓夢曲《好事終》說:“畫梁春盡落香塵。……宿孽總因情!”大概就是說秦可卿淫喪天香樓之事。可卿既與寶玉“主淫”,又與賈珍亂倫,難道就是“家事消亡首罪寧”嗎?為此,秦可卿應有象征意義:“可卿”者,不“可親”也。

11. 李紈

字宮裁,賈珠之妻,生有兒子賈蘭。她出身金陵名宦,父親李守中曾為國子祭酒。她從小就受父親“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教育,以認得幾個字、記得前朝幾個賢女便了,每日以紡織女紅為要。賈珠不到二十歲就病死了。李紈雖青春喪偶,居家處膏粱錦繡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李紈就一直守寡,雖處于膏粱錦繡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不聞不問,只知道撫養親子,閑時陪侍小姑等女紅、誦讀而已。她是個恪守封建禮法的賢女節婦的典型。

“桃李春風結子完,到頭誰似一盆蘭;如冰水好空相妒,枉與他人作笑談。”李紈青春喪偶,“鏡里恩情,更那堪夢里功名!那美韶華去之何迅!”幸有一子。據《晚韶華》透露:兒子賈蘭中舉作官,李紈雖封誥命,然“錯慘慘,黃泉路近!”不久病故,了卻枯木似的一生。

12. 巧姐

賈璉與王熙鳳的女兒。因生在七月初七,劉姥姥給她取名為“巧姐”。巧姐從小生活優裕,是豪門千金。但在賈府勢敗家亡、王熙鳳死后,巧姐最后無依無靠被她的“狠舅”王仁、“奸兄”賈環勾通企圖把她賣入煙花巷時,碰巧遇上了受鳳姐救濟過的劉姥姥,把她喬裝打扮帶出大觀園。后劉姥姥把巧姐招入家里,與板兒結成夫妻。板兒靠耕作家里的“兩畝薄田”,巧姐靠勤勞紡織,在荒村里過著自食其力的安定生活。

“勢敗休云貴,家亡莫論親;偶因濟村婦,巧得遇恩人。”劉姥姥進榮國府,鳳姐不嫌其貧苦,多與財物相贈。故鳳姐亡后,“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把巧姐賣與娼家(高鶚續書為賣與藩王),幸遇劉姥姥相救逃出火炕。然賈府第四代小姐竟淪入風塵,實也使人閱之有側隱之心。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